票据被背书人名称补记合法有效

时间:2022-09-29 来源:
票据的无因性决定票据关系一经产生即与基础关系相分离。持票人只需要证明所持有的两张银行承兑汇票的必要记载事项齐全,取得汇票票据关系合法成立,没有义务对其前手取得票据的基础关系是否合法有效负责。汇票必须记载被背书人名称,而没有要求记载行为必须由背书人亲自实施。背书人未记载被背书人名称,即将票据交付他人的,持票人在票据被背书人栏内记载自己的名称与背书人记载具有同等法律效力。


[案情]


中国银行侯马市支行(简称侯马中行)于1997年4月16日、4月25日签发了出票人为侯马市金润经贸有限公司,收款人为曲沃县外贸炼铁厂生铁发运站(号码为IXIV14698783和IXIV14698785)的两张银行承兑汇票,金额分别为80万元和30万元,均于1997年9月1日到期。曲沃县外贸炼铁厂生铁发运站作为持票人在背书人栏内盖本单位公章和解吉平(该单位法定代表人)、李雪平(该单位会计)个人名章后,在没有记载被背书人名称的情况下,将该两张银行承兑汇票转让给曲沃县兴建选矿厂,曲沃县兴建选矿厂在背书人栏内 加盖本单位公章和李月梅(该厂法定代表人)名章后,在没有记载被背书人名称的情况下,持票向中国农业银行曲沃县支行(下称曲沃农行)申请贴现,曲沃农行于1997年4月28日向侯马中行查询核实两张汇票的真伪,侯马中行书面答复“右列票据为我行签发,请予办理”,曲沃农行遂于1997年5月9日给曲沃县兴建选矿厂办理了此两笔银行承兑汇票的贴现业务,同年5月16日曲沃农行又通过临汾地区农行,到人民银行办理了再贴现,人民银行在该两张银行承兑汇票到期日前从曲沃农行帐户内将此款扣除,并将两张银行承兑汇票退还给曲沃农行,现持票人为曲沃农行。在1997年9月1日前,即该两张银行承兑汇票兑现期到来的时候,曲沃农行对其前手及再前手的被背书人名称予以记载后,向侯马中行提示付款,侯马中行拒付。为此,曲沃农行诉至法院。


[审判]


一、原一、二审法院审理情况

山西省临汾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判决认为,曲沃农行所持两张银行承兑汇票几经背书转让,在前期虽未记载被背书人名称,没背书日期,但在汇票到期日前进行了记载,符合《票据法》确认的完全背书,已符合票据形式要件,该票据视为在汇票到期日前背书,属有效背书,应予确认,又因曲沃农行是以贴现贷款方式给付曲沃县兴建选矿厂认可的对价而依法取得的票据,故曲沃农行是票据的合法持有人。侯马中行称曲沃农行的前手与其前手之间的没有真实的交易关系,曲沃农行有恶意取得票据的故意,侯马中行不能提供充分的证据证明其主张,根据《票据法》的有关规定,这两张银行承兑汇票从开始出票到转让,基础关系与票据关系就相互分离,且这两张银行承兑汇票符合票据形式要件,属无因票据,侯马中行应依据票据记载事项对票据债权人承担责任并承担到期日后的滞纳金。据此,临汾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1997)临经初字第324号民事判决:侯马中行于判决生效后十日内支付曲沃农行承兑汇票款110万元,并承担自1997年9月1日至判决生效之日止110万元日万分之三的滞纳金。案件受理费15466元,其他诉讼费用4534元由侯马中行负担。宣判后,侯马中行不服,以曲沃农行依空白背书取得的票据的行为是无效行为,因此不是此汇票的合法持有人,不具备本案诉讼主体资格为由,提出上诉。

山西省高级人民法院二审判决认为:侯马中行承兑的出票人为侯马市金润经贸有限公司,收款人为曲沃县外贸炼铁厂生铁发运站的两张银行承兑汇票是真实合法有效的,曲沃县外贸炼铁厂生铁发运站将没有记载被背书人名称的银行承兑汇票转给曲沃县兴建选矿厂,曲沃县兴建选矿厂又将没有记载被背书人名称的该两张银行承兑汇票,向曲沃农行申请贴现,曲沃农行办理贴现并向人民银行办理再贴现的行为,均违背了我国票据法和有关法律规定,我国《票据法》规定:“汇票以背书转让或以背书将一定的汇票权利授予他人行使时,必须记载被背书人名称。”《商业汇票办法》(1993年修订)第六条规定:“商业汇票一律记名。”第二十八条规定:“签发、承兑空白或内容不完整的商业汇票无效。收款人或被背书人不得收受和转让空白或内容不完整的商业汇票,银行也不得为其办理贴现和票据的结算,否则,由此产生的民事责任和经济纠纷,由责任人共同承担。”中国人民银行关于加强商业汇票管理的通知也有同样的明确规定。根据本案的实际情况和有关法律法规的规定,侯马中行的上诉理由应予支持。据此改判:①撤销(1997)临经初字第324号民事判决。②驳回曲沃农行的诉讼请求。

二、当事人申请再审理由

二审判决书生效后,曲沃农行不服,向山西省高级人民法院申请再审,其申诉理由:曲沃农行是两张汇票的合法持有人,该汇票是曲沃农行以贴现方式支付对价而取得的。二审判决认定两张承兑汇票没有记载被背书人名称和向人民银行再贴现的行为,违背我国票据法和有关法律规定,是适用法律错误。该两张承兑汇票虽然在流转过程中未记载被背书人名称,但盖有被背书人单位公章和法定代表人名章,且在提示付款前已补记完整,该汇票应为有效票据。二审判决驳回曲沃农行的诉讼请求错误,应依法撤销。

三、山西省高级人民法院再审审理结果

本案经山西省高级人民法院再审调解,双方自愿达成调解协议:侯马中行给付曲沃农行人民币114.5万元,曲沃农行将两张承兑汇票交给侯马中行。


[评析]


本案是因侯马中行拒付而引发的承兑汇票纠纷,经再审审理,在法院的主持下,双方分清了是非,明确了责任,终于调解结案。就其调解结果看,与一审判决结果基本一致,侯马中行还是承担了承兑汇票到期付款义务。当事人争议的主要问题是:一是本案所争议的两张银行承兑汇票形式上是否合法有效。二是本案当事人曲沃农行取得该两张银行承兑汇票是否合法有效,是否享有票据权利。三是曲沃农行在提示付款前将被背书人名称补记完整,是否违反法律规定。

(一)本案所争议的两张承兑汇票形式上是否合法有效。

经审理,本案所涉两张银行承兑汇票,形式完备,各项必要记载事项齐全,不缺失影响票据效力的必要记载事项,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票据法》第二十二条的规定,应认定有效票据。

(二)本案当事人曲沃农行取得该两张银行承兑汇票是否合法有效,是否享有票据权利。

票据的无因性决定票据关系一经产生即与基础关系相分离。本案持票人曲沃农行只需要证明所持有的两张银行承兑汇票的必要记载事项齐全,取得汇票票据关系合法成立,没有义务对其前手取得票据的基础关系是否合法有效负责。《中华人民共和国票据法》第十二条第二款规定:“持票据人因重大过失取得不符合本法规定的票据的,不得享有票据权利。”本案当事人曲沃农行在取得票据前即贴现前已经按照中国人民银行颁布的《商业汇票承兑、贴现与再贴现管理暂行办法》第十九条,《支付结算办法》第九十三条有关“持票申请贴现时须提交贴现申请书,经其背书的不到期商业汇票,持票人与出票人或其前手之间的增值税发票和商品交易合同复印件”的规定,履行了必要的形式审查义务,并且曾就汇票的真实性问题向侯马中行进行过查询,在得到肯定的书面答复后,方办理相关的贴现手续。由此,持票人曲沃农行在取得票据时履行了必要的审查义务,并不存在重大过失的情形,且支付了对价,故曲沃农行是本案两张银行承兑汇票的合法持有人,依法享有票据权利。侯马中行认为曲沃农行是恶意取得两张汇票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

曲沃农行在取得两张承兑汇票后,向人民银行办理再贴现的行为,符合人民银行于1994年7月发布的《再贴现办法》第二条规定:“再贴现是贴现银行持未到期的已贴现汇票向人民银行的贴现,通过转让汇票取得人民银行再贷款的行为”。第七条规定:“再贴现到期日,人民银行从申请再贴现银行的存款帐户内收取票款”。以及符合《商业汇票承兑、贴现与再贴现管理暂行办法》的相关规定。本案中人民银行办理再贴现后,将汇票款额扣除,同时将汇票退还曲沃农行,符合上述法律规定。故曲沃农行合法取得票据,具有持票人主体资格,理应享有票据权利。按照票据无因性的特点,承兑汇票只要持票人在取得票据时,不违反法律规定,持票人就享有票据权利。侯马中行认为曲沃农行无主体资格不享有票据权利是错误的。

(三)持票人曲沃县农行在提示付款前将被背书人名称补记完整,是否违反法律规定。

汇票属于要式证券,必须根据法律规定的
全国统一热线

4000-163-301

联系在线客服
票据被背书人名称补记合法有效 最新资讯 票据被背书人名称补记合法有效 相关资讯

票据被背书人名称补记合法有效

时间:2022-09-29 来源:
票据的无因性决定票据关系一经产生即与基础关系相分离。持票人只需要证明所持有的两张银行承兑汇票的必要记载事项齐全,取得汇票票据关系合法成立,没有义务对其前手取得票据的基础关系是否合法有效负责。汇票必须记载被背书人名称,而没有要求记载行为必须由背书人亲自实施。背书人未记载被背书人名称,即将票据交付他人的,持票人在票据被背书人栏内记载自己的名称与背书人记载具有同等法律效力。


[案情]


中国银行侯马市支行(简称侯马中行)于1997年4月16日、4月25日签发了出票人为侯马市金润经贸有限公司,收款人为曲沃县外贸炼铁厂生铁发运站(号码为IXIV14698783和IXIV14698785)的两张银行承兑汇票,金额分别为80万元和30万元,均于1997年9月1日到期。曲沃县外贸炼铁厂生铁发运站作为持票人在背书人栏内盖本单位公章和解吉平(该单位法定代表人)、李雪平(该单位会计)个人名章后,在没有记载被背书人名称的情况下,将该两张银行承兑汇票转让给曲沃县兴建选矿厂,曲沃县兴建选矿厂在背书人栏内 加盖本单位公章和李月梅(该厂法定代表人)名章后,在没有记载被背书人名称的情况下,持票向中国农业银行曲沃县支行(下称曲沃农行)申请贴现,曲沃农行于1997年4月28日向侯马中行查询核实两张汇票的真伪,侯马中行书面答复“右列票据为我行签发,请予办理”,曲沃农行遂于1997年5月9日给曲沃县兴建选矿厂办理了此两笔银行承兑汇票的贴现业务,同年5月16日曲沃农行又通过临汾地区农行,到人民银行办理了再贴现,人民银行在该两张银行承兑汇票到期日前从曲沃农行帐户内将此款扣除,并将两张银行承兑汇票退还给曲沃农行,现持票人为曲沃农行。在1997年9月1日前,即该两张银行承兑汇票兑现期到来的时候,曲沃农行对其前手及再前手的被背书人名称予以记载后,向侯马中行提示付款,侯马中行拒付。为此,曲沃农行诉至法院。


[审判]


一、原一、二审法院审理情况

山西省临汾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判决认为,曲沃农行所持两张银行承兑汇票几经背书转让,在前期虽未记载被背书人名称,没背书日期,但在汇票到期日前进行了记载,符合《票据法》确认的完全背书,已符合票据形式要件,该票据视为在汇票到期日前背书,属有效背书,应予确认,又因曲沃农行是以贴现贷款方式给付曲沃县兴建选矿厂认可的对价而依法取得的票据,故曲沃农行是票据的合法持有人。侯马中行称曲沃农行的前手与其前手之间的没有真实的交易关系,曲沃农行有恶意取得票据的故意,侯马中行不能提供充分的证据证明其主张,根据《票据法》的有关规定,这两张银行承兑汇票从开始出票到转让,基础关系与票据关系就相互分离,且这两张银行承兑汇票符合票据形式要件,属无因票据,侯马中行应依据票据记载事项对票据债权人承担责任并承担到期日后的滞纳金。据此,临汾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1997)临经初字第324号民事判决:侯马中行于判决生效后十日内支付曲沃农行承兑汇票款110万元,并承担自1997年9月1日至判决生效之日止110万元日万分之三的滞纳金。案件受理费15466元,其他诉讼费用4534元由侯马中行负担。宣判后,侯马中行不服,以曲沃农行依空白背书取得的票据的行为是无效行为,因此不是此汇票的合法持有人,不具备本案诉讼主体资格为由,提出上诉。

山西省高级人民法院二审判决认为:侯马中行承兑的出票人为侯马市金润经贸有限公司,收款人为曲沃县外贸炼铁厂生铁发运站的两张银行承兑汇票是真实合法有效的,曲沃县外贸炼铁厂生铁发运站将没有记载被背书人名称的银行承兑汇票转给曲沃县兴建选矿厂,曲沃县兴建选矿厂又将没有记载被背书人名称的该两张银行承兑汇票,向曲沃农行申请贴现,曲沃农行办理贴现并向人民银行办理再贴现的行为,均违背了我国票据法和有关法律规定,我国《票据法》规定:“汇票以背书转让或以背书将一定的汇票权利授予他人行使时,必须记载被背书人名称。”《商业汇票办法》(1993年修订)第六条规定:“商业汇票一律记名。”第二十八条规定:“签发、承兑空白或内容不完整的商业汇票无效。收款人或被背书人不得收受和转让空白或内容不完整的商业汇票,银行也不得为其办理贴现和票据的结算,否则,由此产生的民事责任和经济纠纷,由责任人共同承担。”中国人民银行关于加强商业汇票管理的通知也有同样的明确规定。根据本案的实际情况和有关法律法规的规定,侯马中行的上诉理由应予支持。据此改判:①撤销(1997)临经初字第324号民事判决。②驳回曲沃农行的诉讼请求。

二、当事人申请再审理由

二审判决书生效后,曲沃农行不服,向山西省高级人民法院申请再审,其申诉理由:曲沃农行是两张汇票的合法持有人,该汇票是曲沃农行以贴现方式支付对价而取得的。二审判决认定两张承兑汇票没有记载被背书人名称和向人民银行再贴现的行为,违背我国票据法和有关法律规定,是适用法律错误。该两张承兑汇票虽然在流转过程中未记载被背书人名称,但盖有被背书人单位公章和法定代表人名章,且在提示付款前已补记完整,该汇票应为有效票据。二审判决驳回曲沃农行的诉讼请求错误,应依法撤销。

三、山西省高级人民法院再审审理结果

本案经山西省高级人民法院再审调解,双方自愿达成调解协议:侯马中行给付曲沃农行人民币114.5万元,曲沃农行将两张承兑汇票交给侯马中行。


[评析]


本案是因侯马中行拒付而引发的承兑汇票纠纷,经再审审理,在法院的主持下,双方分清了是非,明确了责任,终于调解结案。就其调解结果看,与一审判决结果基本一致,侯马中行还是承担了承兑汇票到期付款义务。当事人争议的主要问题是:一是本案所争议的两张银行承兑汇票形式上是否合法有效。二是本案当事人曲沃农行取得该两张银行承兑汇票是否合法有效,是否享有票据权利。三是曲沃农行在提示付款前将被背书人名称补记完整,是否违反法律规定。

(一)本案所争议的两张承兑汇票形式上是否合法有效。

经审理,本案所涉两张银行承兑汇票,形式完备,各项必要记载事项齐全,不缺失影响票据效力的必要记载事项,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票据法》第二十二条的规定,应认定有效票据。

(二)本案当事人曲沃农行取得该两张银行承兑汇票是否合法有效,是否享有票据权利。

票据的无因性决定票据关系一经产生即与基础关系相分离。本案持票人曲沃农行只需要证明所持有的两张银行承兑汇票的必要记载事项齐全,取得汇票票据关系合法成立,没有义务对其前手取得票据的基础关系是否合法有效负责。《中华人民共和国票据法》第十二条第二款规定:“持票据人因重大过失取得不符合本法规定的票据的,不得享有票据权利。”本案当事人曲沃农行在取得票据前即贴现前已经按照中国人民银行颁布的《商业汇票承兑、贴现与再贴现管理暂行办法》第十九条,《支付结算办法》第九十三条有关“持票申请贴现时须提交贴现申请书,经其背书的不到期商业汇票,持票人与出票人或其前手之间的增值税发票和商品交易合同复印件”的规定,履行了必要的形式审查义务,并且曾就汇票的真实性问题向侯马中行进行过查询,在得到肯定的书面答复后,方办理相关的贴现手续。由此,持票人曲沃农行在取得票据时履行了必要的审查义务,并不存在重大过失的情形,且支付了对价,故曲沃农行是本案两张银行承兑汇票的合法持有人,依法享有票据权利。侯马中行认为曲沃农行是恶意取得两张汇票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

曲沃农行在取得两张承兑汇票后,向人民银行办理再贴现的行为,符合人民银行于1994年7月发布的《再贴现办法》第二条规定:“再贴现是贴现银行持未到期的已贴现汇票向人民银行的贴现,通过转让汇票取得人民银行再贷款的行为”。第七条规定:“再贴现到期日,人民银行从申请再贴现银行的存款帐户内收取票款”。以及符合《商业汇票承兑、贴现与再贴现管理暂行办法》的相关规定。本案中人民银行办理再贴现后,将汇票款额扣除,同时将汇票退还曲沃农行,符合上述法律规定。故曲沃农行合法取得票据,具有持票人主体资格,理应享有票据权利。按照票据无因性的特点,承兑汇票只要持票人在取得票据时,不违反法律规定,持票人就享有票据权利。侯马中行认为曲沃农行无主体资格不享有票据权利是错误的。

(三)持票人曲沃县农行在提示付款前将被背书人名称补记完整,是否违反法律规定。

汇票属于要式证券,必须根据法律规定的
票据被背书人名称补记合法有效

立即咨询